当前位置: 首页 调研纪要

#调研纪要#风电GE采购专家交流纪要

栏目:调研纪要 作者:ZML 时间:2022-07-26 12:45:33

主持人:您好,领导就想先请教一下,就您了解到的话,GE在国内大概总的采购量是多少?然后预期未来增量的速度是怎样的?然后这些采购的都是用到哪些国家的?谢谢。A:我们的可再生能源,主要是陆上风电跟海上风电这两部分,2020年到今年2022年,这三年我们基本上每年在国内的采购额在15-20亿美金之间,就在这个区间里头。2020年,是中国抢装,然后国外也是抢装的,所以2020年是采购额最高的。然后2021年、2022年,包括2023年,实际上我们都是跟2020年相比的话,都是有回落的。预计到2024年,

......


主持人:您好,领导就想先请教一下,就您了解到的话,GE在国内大概总的采购量是多少?然后预期未来增量的速度是怎样的?然后这些采购的都是用到哪些国家的?谢谢。


A:我们的可再生能源,主要是陆上风电跟海上风电这两部分,2020年到今年2022年,这三年我们基本上每年在国内的采购额在15-20亿美金之间,就在这个区间里头。2020年,是中国抢装,然后国外也是抢装的,所以2020年是采购额最高的。然后2021年、2022年,包括2023年,实际上我们都是跟2020年相比的话,都是有回落的。预计到2024年,我们的采购额会再增加起来,因为我们的海上风电,现在是逐步在进入一个高速增长期,从2024、2025,海上风电会逐步起量,然后陆上风电,近五年来看的话,实际上2020年已经是高点了,所以就即使2024年会好,但是再回到2020年的水平也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总体来说是这样一个情况,也就是说这两年,2020年到2023年,这几年都是在15-20亿美金这样一个采购的区间里头。



主持人:好的,谢谢领导,就是说未来的话,主要增量在海风这一块,那我们主要是哪些东西在国内采购?还是说甚至是整个机组都采购了,然后在那边组装了,直接交付给客户?

A:我们全球有5家工厂,在美国有1家,是我们的主力装配厂,然后德国、印度、中国,我们各有一个陆上风电的装配厂。然后我们在法国有海上风电的装配厂,现在又增加了一家是在广东揭阳,又增加了第二家海上风电的装配厂,是针对12兆瓦风机的装配的。所以我们的装配厂分布是这样一个情况。那么我们在国内采购的零部件,包括塔筒、叶片、齿轮箱、偏航变转轴承,还有主轴,还有传动法兰,以及一些结构件,还有铸件这些我们都有,包括电子件器件也比较多,电缆,还有像变频器里头一些组件我们在国内也都有采购。所以这些风机的大部分零部件,在国内我们都是有资源的。



主持人:明白,那听您说的话,基本上整个风机,差不多全采购完了,然后整个组装拉走了?还是拉过去再组装?拉到目的地再组装交付?

A:现在是这样,我们这些国内的零部件厂家生产的零部件是给全球各个装配厂都会供货。那么我们沈阳的装配厂它主要辐射的是亚太区我们的项目,比如说日本的项目,澳大利亚的项目,越南的项目,我们的总装一般都会放在沈阳,它会辐射东南亚的项目。我们印度的项目更多的是满足于印度的工厂,它的装配整机是供应给印度的项目。然后我们德国的总装厂会辐射到整个欧洲的项目,然后美国的组装厂主要就是美国市场。



主持人:行,领导您好,想问一下,您提到有塔筒这块,我们目前采购到塔筒的话,主要是采购国内的哪几家?然后他们分别的特点是什么?还有我们对于供应商入库,供应链管理这块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A:传统供应商,我们在国内头部的这几家企业,都是我们的供应商,像天顺、大金、澄西,澄西就是中船旗下的澄西造船厂,它有两个工厂,是在扬州跟江阴。另外还有(05:40英)是韩国在中国的一个分公司,这些都是我们当前在用的供应商。


从这几家供货的特点来说,像大金,它是在这种大塔筒,像海上的,或者陆地的4兆瓦以上的,就是我们现在的5兆瓦和6兆瓦的,在这方面它是比较有优势的。它的优势一个是在于它在蓬莱的基地,本身定位就是大型化,然后它的整个生产布局也比较合理,然后再加上有配套的码头,所以在解决了塔筒很大的物流问题。所以对于大的塔筒,其实大金我们是觉得它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


天顺它是属于整个市场规模来说,它是属于龙头企业,所以它的整个体量,在原材料的溢价权这方面可能更有优势,但是从它的这种管理上来说,因为我们自己的感受,天顺的整个管理的变化还是比较大,变化得比较频繁。在这方面其实带来了一系列管理上的问题和一些整个公司运营上的一些风险。这是我们个人的体会。另外包括它对于分保商,塔筒有很多内饰件,对于分包商的管理水平,因为它也是业务比较多,所以它在这块的管理难度相对来说也比较大一些,所以也是能暴露出一些弱点。它的优势就是布局比较好,因为在很多项目的基地,都有它的公司工厂,所以在这方面,包括国外德国它也有工厂,所以整体的布局做得是不错的。但是管理层的变化比较大,这是它的这个问题。


然后澄西它的总体的产能比较小,但是这种国企的底子,它产品的质量做得相对来说比较严谨,也比较规矩,对于这种大型的塔筒,它也有码头,在运输这方面也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整个体量不是特别大,所以它不算是头部的企业。


CS(音)(08:33英)是韩国企业,这块我就不多评论。

主持人:好的,领导您说的这个韩国企业,它是在韩国还是它的工厂在中国?A:CS(音)它有很多工厂,在中国就张家港这个CS(音),然后CS(音)越南、CS(音)马来西亚,还有CS(音)土耳其,还有可能北美应该也有厂,它的全球有很多工厂,并且它也做轴承,CS(音)轴承也有,所以这是一个集团化管理的企业。



主持人:明白,我们从这家韩国企业拿到塔筒,它出口总得量大吗?

A:它的出口量不是特别大,我觉得CS(音)它的一个战略就是首先它的工厂布局很多,所以更倾向于在项目上,减少这种长距离的运输,所以它的很多工厂选址都是接近于项目现场。因为塔筒的物流这块,确实占的成本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领导,我们这些塔筒的话,都是运到哪些地方的?主要是出口到哪些地方?是欧洲澳洲还是出口到哪边?

A:塔筒其实我们国内的这些工厂,出口在欧洲是比较多的,在反倾销税之前,出口到欧洲是比较多的。但是除了欧洲之外,我们发到澳大利亚的、东南亚,包括越南的,还有马来西亚的也有,日本的也有很多,我们有很多项目是发日本的,就是整个亚洲区,还有澳洲,实际上我们都有项目,国内的塔筒都是可以发出去,相对来说,北美到南美就比较少,因为整个运输的距离太远,运费也比较高。但是东南亚还有韩国、日本,都是有项目的,都有出口的。



主持人:好的,行,领导,像欧洲和澳洲这两块的话,他们那边本地的一些塔筒厂的产能情况怎么样?那边大致的格局是怎么样的?国内的产品拉过去的话,有这个产品或者价格、质量技术上的优势吗?

A:澳洲其实它没有太多,没有什么本土的供应商,当然澳洲它的项目相对来说也比较少,澳大利亚每年的装机量也不是特别多,所以它的需求实际上也没有太多,所以我们更多的是看欧洲吧。实际上欧洲本土的供应商是非常多的,我们在欧洲的本土供应商就有十几家,就有13家,它主要分布就是在土耳其、波兰、西班牙,还有捷克、德国,这些地方塔筒分布比较集中的地方。尤其是土耳其跟西班牙,这种是比较多的。我们的塔筒,就国内的塔筒跟欧洲塔筒相比,我们最大的优势实际上就是成本优势,我们说的是出厂价的成本优势,从产品的质量上,实际上我们跟国外的供应商,不能说一点差距没有,但是差距不是特别大。我们的差距可能在一些细节的管理上,尤其是跟西班牙的供应商之间相比,我相信跟东欧的像土耳其的这些供应商相比,我们基本上跟它们是一个水平。跟西欧相比,尤其跟德国、西班牙这些相比,我们可能在细节上会稍差一些。但是最大的优势肯定是成本的优势。如果欧洲的本土供应商,它的产能实际上满足当地的需求,我相信就目前来看问题是不大的。因为欧洲的塔筒厂确实是比较多的,整个区域来说,除了中国可能就得数欧洲了。



主持人:好的好的,但是我看欧洲的话,它满足它2050那个规划其实还差得很远,欧盟2021年只装了11GW,然后要达到2050目标,未来每年要装30多GW,未来欧洲这个风电一个快速的加速的话,当地的产能扩张肯定是来不及的,这个时候的话,它会优先地从哪些地方去补足它的这些产能和供应链的需求?


A:这个规划很激进,当然这个规划我相信尤其说了俄乌影响,它这种计划一定是在进行的。欧洲的塔筒厂,如果是说产能会紧张,主要是在大的塔筒上,尤其像海上风电10兆瓦的这种塔筒,10兆瓦及以上的塔筒的供应,一定会是很紧张的。欧洲现在最新的规划应该是到2030年,海上要到120GW,如果合到每年的话,光海上风电大约就得10个GW的增量。但是我们去年整个欧洲才装了2、3个GW,所以这样的话,估计2024、2025年会有大量的海上风电的需求,这块肯定是会紧张的。


如果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本土供应商供应不上来的这种情况下,从中国去采购的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大,但是现在这种反倾销税,再加上当前的这种物流成本,国内的供应商如果跟东南亚的这些供应商相比的话,实际上我们是处于劣势的,所以很有可能有一部分定单会跑到东南亚去。



主持人:主要国内现在还是有很多领先优势,比如产能,交货中的可靠性,所以可能还是会考虑国内。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可能要等到海运费下降,是吧?海运费现在大概是什么样的水平?一套塔筒的话大概是多少钱?


A:一套塔筒,这个要看,比如说3GW左右的塔筒,这一套塔筒的运输费用大概要70-80万,这个每家在物流运输的时候,要看它怎么样个运输方案,这个差别还挺大的。如果按照70-80万来算的话,大约是占到塔筒总价值的30%-40%,但是如果要是优化的话,可能能达到20%左右,通过增加工装,来把塔筒在甲板上,增加工装来堆叠,这种的话可能会把当前的物流成本降到20%左右。



主持人:好的,明白明白。那目前来说的话,我们给到国内的这些定单是提前一年就给吗?然后这个价格和量是提前一年就确定的吗?

A:塔筒不是提前一年,塔筒是按照项目来竞标的,它不是年度来溢价。因为塔筒它有两个方面原因,一个它本身价值就非常高,另外塔筒跟原材料相关性太强,原材料如果要是在波动很大的时候,我们一个塔筒它的80%的成本来自于原材料,如果原材料在大幅波动的情况下,每年的竞标根本没法执行。比如我们今年定的价格是按照1万块钱,但是我原材料波动20%-30%,那塔筒厂根本就承受不了,所以基本就是按照项目,这样的话一个是原材料基本上随着市场来,在这个时间点,大家原材料都是看这个市场价格,这样的话它好执行,另外本身塔筒它的价值量就很高,每一个项目比如说有几十台,那它的项目就几千万,所以大部分都是按照项目来竞标的。



主持人:好的领导,那您刚刚提到天顺的德国工厂,目前来说它这个德国工厂这边,我们有没有给它一些定单?有没有一些交付的计划?

A:还没有。只是现在已经在测,但是还没有,至少我们直接下单的是没有,有可能有的业主,因为这个项目有的是主机厂来供塔筒,有的是业主供塔筒,业主的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我们直接下的是没有。



主持人:明白了。那像海外、欧洲这种的话,由业主供和主机厂供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就是塔筒这块?

A:这个我这没有数据,我们没有去做这种统计。



主持人:好的好的,行,领导明白。想问一下,我们选择供应商的验证的流程长吗?标准严格吗?还有就是我听说好像要求很高,要很久的产品可行性的验证,才能进入供应商的资格。

A:我们要求不会比维斯塔斯要求松,一般的是分这三步,第一步是对于工厂的EHS还有合规性,就是审厂,安全、合规,还有整个工厂的硬件条件这块,这是第一。


第二是针对它的特殊工艺,像塔筒最主要的就是它的焊接工艺,还有涂层工艺、防腐工艺,以及它的监测,包括NDT还有实验室,这些资质,还有它的检测能力,这些是第二步的审核,一般的每一次审核之后都会有一段时间的整改、确认。这两步是审核通常一般都会占到6-8个月,然后如果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们会新供应商引入,引入之后才开始做样件,做产品的认证,产品的认证像塔筒,它的产品认证一般会在3、4个月,所以这样的话,基本上跨度就会到一年了,然后装完在项目上再去看它的产品到风厂的情况。所以周期一般都是在一年以上。



主持人:好的,明白明白,那我们买的这个塔筒发到国外,和这个塔筒自己出厂卖到国内的,这个价格有差别吗?

A:发到国外的,出厂价不会有太大差别。我们唯一差别就是我们要去看,我们发到国外的这种,我们加上运费,加上关税,跟当地的供应商之间,我们是不是还有竞争力,但是如果要是只看它的出厂价的话,其实基本上没有差别。

主持人:明白,那我们陆风的塔筒和海风的塔筒,单吨的价格差距大吗?A:有一点差距,但是差距不会太大,海风的肯定单吨的价格要高一些。但是因为它跟原材料的相关度很高,所以其实差别不会太大。

主持人:明白,好呀,然后我有听说维斯塔斯要加大对亚洲的布局,要加大亚洲供应链和亚洲

的采购量,您这边这块有了解高吗?A:维斯塔斯,其实它加大亚洲的采购量,我听到的消息是,它们是在开发中国以外的供应


商,就是东南亚,还有印度,这是它的一个战略,就是有很多资源在往东南亚和印度倾斜。因为中国其实经过这么多年,其实成本一直在往上升,现在东南亚的成本优势跟中国相比是比较明显的。所以不光是维斯塔斯,有别的厂家现在也在去看东南亚跟印度它的供应链,它们的这种开发战略都是在向那边去倾斜的。

主持人:明白,还有一个说法就是确实国内的也做不过来,我就了解到,国内很多厂商在供应能力,有海外这么多大厂的需求,我们了解到是需求大于国内的出口供给的,我们了解到,对吧?

A:这个要分产品,有的产品可能是,但是你像比如说主轴、法兰这些,其实国内的产能肯定是够的,就是供出口也肯定是购的,但是有一些产品可能会比较紧张。



主持人:对,比如说塔筒这一块,我了解到有些厂商接了很多单,根本做不过来,然后就没办法,被迫都放弃了很多定单这块。

A:这更多的是因为抢装的时候。今年坚持还好,今年整个供应,如果国内有优势,国内的产能我想今年上半年应该不太是问题。



主持人:明白。然后的话,您说到东南亚那块的话,东南亚那边,它这个产业供应链,还有就是包括钢材和制造成本这块的话,现在目前来看它们那边的供应链完善吗?

A:塔筒,东南亚这些工厂,其实它的供应链还是可以的,你像CS(音)在东南亚,其实布局了很长时间了。它的整体原材料的供应,当然原材料涨价这个是大家都要面对的,这是一个全球的形势。但是从供应上来说,这个问题不是太大。但是相对来说,东南亚的产能它不像中国这个产能会扩得这么快,东南亚的产能太多了,我相信他们也承接不下来。



主持人:明白,现在那边比较少,主要还是靠国内的一些大厂。那领导想请教,我们塔筒随着大型化之后,它单位兆瓦重量的变化大吗?单位兆瓦的用量,它的变化大吗?

A:有变化。如果我们看3兆瓦,如果3兆瓦的话,它的单兆瓦的吨位大约在80吨左右。然后6兆瓦的它的单兆瓦的吨位在60-70吨,我想差不多有15%的变化,但是每家不一样,这个还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每一家它在不同的风厂里头,它的塔筒设计也是有变化的,所以大约是这么一个数。



主持人:好,行,领导再聊一下偏航定转轴承,我们目前的偏航定转轴承采购的是国内哪些企业?然后小兆瓦的主轴也会采购吗?

A:偏航电表我们在国内主要就是天马,没有其他,还有在国内就是一些外资的厂,包括(26:17英)还有希朗(音)韩国的,但是它是外资在中国的分公司的。但是从国内生产的,主要就是天马。主轴承目前我们还没有用国产的。



主持人:明白,那我们天马这个偏航定转轴承和国外的是不是差不多?这块感觉难度技术壁垒没有那么高,大家做的质量差不多?

A:偏航变桨还好,偏航变桨其实我们差距不大,没有太大差距。应该已经算是成熟的供应商了。



主持人:明白,那我们今年大概采购天马多少套?单价大概是多少?想了解采购的出厂价的价格水平,不含运费的出厂价?

A:这个价格我确实不太好说,但是我们一年差不多30%-40%是国内供应的,差不多。



主持人:明白了。谢谢。然后的话,您了解到其他的海外大厂,对国内的轴承这块采购得怎么样?偏航变桨这块认可度高吗?还是说其实国内偏航变桨,其他大厂的其实也和海外的差不多?

A:偏航变桨天马给维斯塔斯、西门子都供,并且现在都是开发得比较大的机型了,西门子的8兆瓦,现在天马也在开发了,包括维斯塔斯的独立变桨轴承,就是三台混的轴承,也是在做了。所以偏航变桨,天马,国外这几家大厂应该是都有供货,他们做得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明白,新强联你们这边供应商有开发过吗?感觉国内的话,新强联的进步还蛮快的。

A:新强联我肯定是考察过的,但是有一些要求可能还是有点差距,所以我们没有合作,包括其他的这些国外的客户,应该也都没有用新强联,新强联主要是给远景、明洋(音),给国内的这些厂家在供的偏航变桨轴承供得比较多,但是国外客户,可能也跟他们的定位有关系吧,这定位更多的是这种国内市场。



主持人:明白,它是后起之秀,它可能没有那么久的技术积淀,天马的话好歹是有比较多年,您看的话,它再发展两年的话,未来有没有可能,咱们也考虑用上新强联的产品?目前来说,我们了解到它的独立偏航变桨这块也做出来了,效果也还不错。我们未来的话,会考虑这些东西吗?

A:这个不排除,我想之前我们是发现它在整个过程控制上,其实是有一些不严谨的地方,但是如果这个供应商它是一直在进步的,那它的整个产品过程控制,包括它的一些数据能证明它的产品的稳定性,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目前我想短期不会开发,至少我们不会开发,因为这两年是相对来说风电整个需求是下滑的,并且开发这种轴承类的产品投入的资源非常大,这是需要设计工程师,我们的材料工程师,特殊工艺工程师,还有我们的质量管理工程师都要参与的。所以这种包括前期的计算,还有双方技术人员的这种互动,这块投入虽然很大,目前的需求量来说,不支撑再开发一家新的,所以短期应该不会考虑。



主持人:明白,那我们这些海外大厂有买除天马以外的像洛轴、瓦轴,还有大冶轴、天成这些其他轴承厂的偏航变桨吗?

A:瓦轴是买过,瓦轴维斯塔斯、西门子都应该是有开发的,他们应该也有供货。但应该不是主力的供应商。



主持人:明白明白。好,然后的话,您提到独立变桨,这个独立变桨技术的话,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个趋势吗?它会取代普通的偏航变桨吗?

A:这两种变桨形式都会同时存在,独立变桨,在调风的时候它更精准,其实这块主要是来自于控制系统,它的轴承的差别就是独立变桨是三排滚的轴承,它对于整个变桨系统能够更稳定,我们之前的这种常规的变桨方式,一般是双排滚的轴承。这种相对来说,越大兆瓦的风机,独立变桨更有优势,所以如果看趋势的话,独立变桨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多,但是不会完全替代常规的这种变桨系统,这两种变桨系统应该是并存的。



主持人:好的,明白,领导还有一种就是滑动轴承,您了解到的话,目前海外的这些大厂滑动轴承用得多吗?

A:不多,滑动轴承应用在风机的主轴承上,现在应该只是在实验阶段,或者说调研阶段。在齿轮箱轴承的应用上,可能更快一些。因为这种滑动轴承,如果用在主轴承上,一旦要是出问题的话,这种风险更高,所以现在可能在齿轮箱的轴承上,大家去实验这种可能更多一些主轴承上我还没听说哪一家已经批量在用。可能样件的测试会有。



主持人:好,明白,领导就是让国内小兆瓦的主轴承,国内其实已经很多都在运用了,而且运用了很多年,像3兆瓦这种级别,我们有考虑,或者是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我们会考虑应用国内的小兆瓦的主轴承?比如3兆瓦这种小的?它的价格肯定比国外便宜。


A:是,这肯定会便宜,但是风险很高,一旦出问题风险会很高。国内新强联其实已经做了主轴承,已经给明洋也装过,但是在风机的运行上,应该是也出过问题的,像这种主轴承一旦出问题,其实就意味着整个机头都是要拿下来的,单个主轴承,虽然说本身这个产品比较贵。但是其实它放在整台风机里头,它这个主轴承,比如2兆瓦的风机,主轴承也只能占到1%左右的这么一个价值量,但是一旦要是出现那种问题,一台风机整个维修、拆装的费用,可就太高了。所以对于主机厂来说,它更看中的是主轴承的稳定性,这个更重要,而不是说只要是价格便宜,我就会用国产的替代,这个对于主机厂来说,要选择的时候是更谨慎的一个产品。



主持人:想请教一下,轴承的话,在大型化之后的话,它单位兆瓦的价值量变化大吗?有增加还是减少?随着大型化单位兆瓦的价格量增加还是减少?

A:如果按占主机的比例的话,大型化,它是不降的,现在看偏航变桨的轴承基本是持平的,主轴承甚至会更高一些。



主持人:明白。

A:占整个风机的价值量的比例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明白。我们一般采购这种轴承的定单,一般是提前多久给到定单?然后它大概交付的


周期是多久?轴承的交付周期差不多要8、9个月,一般会先给预测,一定是要给预测的,这样它的交付,比如说原材料我们可以先备,前期的一些粗加工,外径加工可以先做,但是成品肯定不敢马上就做出来,因为一旦有这种设计变更,风险很大。但是如果有了预测的话,可以先投料,这样可以把这个周期缩短。但是如果要是从投料到最终产品出来,一般是要8、9个月。



主持人:好,明白明白。再聊一下法兰,我们在国内采购的法兰是不是都是恒伦(音)和伊莱特的大概采购了多少量?


A:国内我们法兰有好几家,恒伦、伊莱特是头部两家,大连众锻(音),无锡的天宝,还有海路(音)这些都是,包括无锡的派克新材,都是我们的供应商,但是刚才说的这两家是主力供应商,全球来说它也是头部的供应商。



主持人:明白,领导,这两家头部的,是不是在大兆瓦法兰上面要领先一点?其他几家在大兆瓦上面可能还没做出来?就是它大概的市场是怎样的?

A:如果我们2020年,可以这么说,但是2021年到现在,这一年半的时间,整个市场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2020年的时候,恒伦(音)跟伊莱特是唯一能够做海上风电法兰的这么两个供应商。所以这两家基本上溢价权就非常强。我们买它的风电法兰就6兆瓦以上,它的直径基本上是在6米以上的法兰。但是从2021年大连众段(音)它收购了天津众段(音)一个大米碾环机,它能够做10米的环,然后无锡派克是2020年的年初改造自己的内眼环机,然后去年又上了一台新的10米碾环机,是新马克的,这两家公司目前都具备生产海上风电,6米以上的法兰,所以目前现在看,如果说做海上风电法兰的,国内有4家,就是大连众段跟无锡派克它们都有。所以现在海上风电的价格也不像2020年那时候那么坚挺,现在价格也下来了。



主持人:好,领导,法兰的大型化之后,它当时兆瓦的重量是不是有比较大的下降?还是说保持不变?

A:这个是要下降的,这个肯定是要下降的。

主持人:有大概下降的一个比例吗?举个例子?A:这个我还真说不好,我没有去做个这个计算,但是肯定下降。

主持人:然后国内的价格还是比国外便宜的,对吧?只要是从国内买的话。A:国内的价格其实法兰我们要对比的主要就是对比韩国,因为除了中国韩国,再就是欧洲有


一小部分,墨西哥有一小部分,跟韩国比,我们差不多在10%-15%的优势。泰雄PSM,就是平山(音),还有修韩(39:30)这三家。



主持人:明白,领导再请教一下主轴这块,我们国内采购的主轴,是不是都是(39:40)和通玉(音)的?大概采购多少量?


A:主轴,国内主要就这两家,还有一家是振宏(音),是在江阴,这两家基本上占全球的份额占到70%,我们本身的这种采购量来说,也差不多占到70%。可以这么说,全球整个主轴的需求量也就是在2万只左右,像通玉(音)跟金雷,基本上金雷能做到7000-8000只,然后通玉能做到6000-7000只这样一个水平,所以整个全球,它的产品都算是比较集中的。



主持人:那是不是它们两个溢价能力很强?能够维持比较高的盈利能力?

A:它的竞争对手主要是韩国,它两家相对于其他的产品,它的溢价权是要好一些,但是有的市场也进不去,像北美市场就没法进去,因为北美对于主轴有25%的关税,我们过么的主轴跟韩国相比,优势也就在15%-20%之间,所以如果要是加上25%的关税,韩国人肯定是完胜我们的,所以北美市场,这两家供应商也很难进得去,或者只能拿到很小的份额。



主持人:明白。那美国那边的风电,有没有可能突然高速发展,然后产能不够,取消对国内的一些倾销税、关税之类的?

A:他们说今年会重新看这个关税的清单,有这种可能,但是这个还是不太确定,应该到8月份,原先的加税应该是到8月份就到期了,会不会延,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确定。

主持人:那美国对中国,像塔筒那些反倾销税会取消吗?你说的是关税?


A:对,是关税。


主持人:反倾销税还没有说有取消的可能?对吧?A:没有。所以我们塔筒基本上都进不了美国市场,并且塔筒进美国市场也比较困难,就是没有这个税,到那边的运费过去也是比较困难。

主持人:明白,所以说如果美国和中国关税取消的话,像主轴的话其实是比较利好的,它可能多一块市场?A:对,是的。



主持人:然后就想请教,现在就想请教现在有些企业在开使用锻造主轴或者用铸造主轴了,就不用锻造轴了,因为他觉得铸造主轴更轻更便宜,然后我们铸造主轴这一块怎么看,后面有考虑用这个吗?

A:铸造主轴,这个要看技术路线。现在我们说的这种主轴都用在双馈的机型上,双馈机型90%一定是用锻造主轴的,因为它的主轴体积更小,如果要是同样要用铸造主轴的话,双馈机型上如果用铸造主轴的话,这个主轴要非常大,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而直驱跟半直驱就一定要用铸造的主轴,直驱因为它需要非常大的这种支撑轴,这种支撑轴用锻造的形式是很难做的,并且它的结构相对来说复杂。半直驱的轴,它的体积也非常大,也不适合锻造,所以这两种机型,肯定是要选铸造的,直驱跟半直驱就没有选锻造的,但是这种双馈的是80%、90%是锻造,但是也有一小部分会选铸造,所以这个要看技术路线。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国外的机型比较大,所以国内的这些小兆瓦的我看都还是在用锻造,小兆瓦的直驱和半直驱的话,就是4兆瓦及以下的这种。


A:可以用锻造。


主持人:国外的机型应该要大一些对吧?A:其实陆上的国内现在也是4兆瓦以上是主流了,这个铸造跟锻造还是以技术路线为主。如果要是直驱跟半直驱的,基本都会选择铸造的轴。但是如果要是选择双馈的,一般都是选这个锻造的轴,所以未来,海上风电现在是进入高速发展,所以海上风电大部分都是直驱机型,基本都是用这个铸造轴的。然后还有一种像明洋这种机型,把直驱的,它现在近几年市场份额也是不断地在扩大。所以这种也催生了铸造轴的需求。

主持人:对对对,我了解到确实大型化之后用锻造轴不太合适了。那领导还想请教一下,对华伍股份怎么看?做制动器的,这个怎么评价?感觉好像它的份额很高,是不是溢价能力很强?

A:因为制动器这种产品它是系统件,系统件,国内做这种零部件,纯来图加工的这种产品,就卷得比较厉害,有很多竞争对手,但是像华伍做的这个产品系统件,就类似于像齿轮箱还有轴承这种产品似的,它是需要有自己的设计,有自己设计的这种产品,技术含量比较高,所以它卷得就没那,所以相对来说竞争的格局会好一些。

主持人:明白。会议助理播报一下提问方式吧。

Q:专家您好,我请教一个小问题,比较边缘的公司,中际联合能不能介绍一下,你们每年从他们那边采购什么样的产品?然后采购的量大概是什么情况?去年包括今年的展望?


A:中际联合,它主要是做升降机、免爬器、助爬器,还有这些安全设施,我们跟中际联合也合作了有几年,我们主要的产品是升降机,免爬器有一小部分,当然还有一小部分是我们的风机在国外的业主,也在采购他们的产品,主要是这两方面采购得比较多,当然还有一部分爬机类的产品,在塔筒里,算是塔筒的内饰件的一种,主要是这三四种产品。


Q:我们这个采购量的变化大概是一个什么情况?比如去年大概是一个什么体量?然后今年会有什么变化呢?它的份额大概是多少?


A:它的份额主要以升降机为主,升降机大约能占到差不多30%的样子。Q:明白,然后这个主要是供到哪里的风厂?欧洲那边吗?A:最早是国内,其实我们国内有项目的时候,国内基本上都是用它的,然后现在主要就是在欧洲的项目用得比较多一些,然后还有的免爬器是在美国用得比较多。因为免爬器这种产品,用的之前没有装电机的这种风机上,2兆瓦以下的风机,其实业主对这种产品是比较欢迎的,所以这种在美国市场卖得比较好。


Q:明白,美国这两年开始能装升降机了吗?前两年据说有法规的限制装不了,这两年有变化吗?


A:我不知道这两年是不是可以装升降机,但是装这个免爬器的很多,应该说这个产品更便利。


Q:明白,还有就是新装这些市场,现在升降机占我们30%,您指的是我们全球每年采购的升降机里面的30%是吧?


A:对。但是升降机这个产品要注意,我说的是直采的,但是升降机有一部分是放到业主的范围的,不在我们的范围。


Q:明白,然后这块的话,我们一供是哪家?未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供?


A:实际上它跟国外的一供之间差异已经不太大了,这个是有可能的,因为国内的成本还是比较有优势。


Q:那稍微详细讲一下,我们一供的份额是多少,然后这个成本差距有多少?A:这个我不太好给你说得那么细,但是差异不是特别大。Q:明白,我们一供就是(49:44英)是吧?

A:不是,是海老(音)。Q:好,我知道,其他的像防护用品什么的,我们没有采是吗?A:防护用品,像滑块、安全带这些,我们还没有开始,但是它在国内应该卖得还不错。Q:维斯塔斯好像是有买他们的?


A:我还真不了解,不知道。

Q:没关系,没关系,没有其他问题,谢谢了。

A:好嘞。

主持人:好的,行,然后进门这边的话,目前是没有举手的,领导有问题的话,可以以文字提问的方式。然后这边有一个文字提问是下半年风机的价格怎么看?会涨价吗?A:风机的价格还是要看整个原材料市场的变化情况,就目前来看风机可能会在低位徘徊,我的判断,尤其是陆上风机会在当前这个水平上,应该是不会有很大波动,但是海上风机一定是会往下走的,海上风机的这个价格还是有往下走的趋势的。




主持人:好的明白,领导还想请教一下铸件,日月股份,这种铸件我们怎么看?大型化的铸件我们现在国内还缺吗?

A:大型的铸件如果要是说6兆瓦以上的铸件,其实国内的资源还是比较紧缺的,当然缺的不是铸造这个环节,而是铸件的加工环节,其实国内这个资源是比较紧张的。但是6兆瓦以下,小兆瓦的这种产品,国内的整个市场供应是比较充足的,就是大兆瓦的,6兆瓦,甚至8兆瓦、10兆瓦以上这种就更缺了,但是缺的更多的是铸件的加工环节,是最紧缺的。



主持人:好的领导,这边有个提问是未来半年到一年,整个供应链里面零部件的供应瓶颈在哪里?哪个零部件可能是最短缺的?

A:半年到一年,如果看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其实整个供应都是比较充足的,都是供大于求,但是预计下半年会紧张起来,那紧张起来的话,像主轴的环节就会很紧张,因为主轴国内比较集中的就这么几家,像通玉跟金雷这块会有一定的供货的紧张,如果要是整个下半年量起来的话,供应会紧张。


另外像轴承的环节,因为它的制造周期比较长,这块可能也会相对来说紧张一些,其他的我觉得应该还好。不会像2020年那么紧张的状况。



主持人:好的,行领导,然后这边的话也问到,我们铸件主要是采购哪几家?然后今年的价格相比去年来说有提升吗?

A:铸件主要就是日月、金星(音)豪迈,还有龙马这几家头部的企业,我相信大部分的主机厂应该都是这几家。今年跟去年相比,2022年的价格跟2021年相比的话,实际上是在铸件这个环节价格是上浮的。主要原因就是原材料涨价,一个是生铁,另外还有废钢,这两种原材料其实都有了比较大幅的增加,所以导致最终的产品它的成本增加的幅度比较高。所以2022年跟2021年的价格是上浮的。



主持人:好,行,谢谢领导,国内海上风电平价的话还有哪些因素需要关注?什么时候能实现平价?

A:平价,因为看现在风机这种价格的趋势,现在已经到了3800,预计到2023年的年中,或者2023年的下半年,可能就会能达到平价,比我们预想的,原先预计的是2025年,现在肯定是要提前,可能提前到2023年的年度或者下半年,会实现平价。



主持人:然后欧洲的话对国内的采购定单已经开始增加了,虽然说他们那边规划比较激进,这个定单已经开始增加了吗?还是暂时还没有?

A:没有,没有那么快,因为欧洲整个去年还有今年上半年,装机的并不多,它的规划比如以海上风电为例,到2030年平均每年要增10个GW,但是现在,去年跟今年应该都在2、3个GW这样的水平。所以如果要是快的话,也是要到2023年年底,或者2024年,才能真正地体现出来。



主持人:快速地确认,然后还想问一下叶片里面这个碳纤维的运用多吗?而且碳纤维的话,会从国内企业采购吗?叶片里碳纤维这块的运用?

A:碳纤维的应用,其实国内应用得不是特别多。但是它现在有一个趋势,就是大兆瓦的叶片,不用碳纤维的话,它的强度是很难达到的,所以未来大兆瓦的风机就长叶片,比如说八九十米以上的叶片,可能是必须要用碳纤维,或者是用碳纤维跟玻纤维的混合,所以未来这个也是一个趋势。

对于国内的碳纤维生产企业,实际上国外已经用了很多年了,像维斯塔斯跟威海那个供应商之间的这种合作。


主持人:(56:43)是吧?

A:对,是的。


主持人:明白。好的,我们采购的是哪家的碳纤维?

A:我们现在用的叶片主要是我们旗下公司的叶片。


主持人:然后您对法兰怎么看?恒润(音)他们那种头部的优势您觉得还能保持多久?

A:法兰说实话,现在的优势是越来越少的,2020年是我们国内的抢装,2020年催生了很多新入的,然后还有一些供应商是在扩容的,所以2020年像恒润这个企业应该算是已经它的顶峰,但是到2021年,包括今年,整个市场需求是在萎缩的,然后再加上整个市场的供应的充足,供应的扩容,它的份额其实是逐渐往下走的,所以我不认为它现在在法兰这块还有很多优势。我们更多的期待是它在轴承上能有所作为,在轴承上能尽快地产品能够推出市场。



主持人:行,领导明白,最后一个问题,海上风电如果明年要实现平价的话,最大的技术壁垒或者最大的降本的一些环节您觉得是哪些?

A:海上风电的环节可能就是海上施工这一块,就是装机,还有海上施工,海缆这些环节的降本,可能能够推动平价尽快地往前走,因为主机它也是一直在往下走的,但是主机其实从去年降幅是很大的。所以可能更多地看其他的环节,海上施工这一块,因为也是占比比较高的。


文章来自#赚美了#,一个专注价值投资的投研平台,www.zhuanmeile.com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由网络合法获得,版权归原撰写方所有,其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亦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处理。

有话要说

  



客服微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