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调研纪要

#调研纪要#真实的医药行业数据

栏目:调研纪要 作者:ZML 时间:2022-05-31 08:47:43

去年以来随着医药板块的大跌,有多种看空行业的观点,其中之一就是认为2020年以来的抗疫支出(核酸、疫苗、方舱、治疗等)消耗了大量医保资金,导致医保控费的压力进一步增加,那么真实的国内医疗行业、真实的医保收支情况究竟如何?本文给大家展示一组数据。


01

中国医疗费用结构分析


首先来看中国医疗卫生总费用的情况,自2012年的2.8万亿增长至2020年的7.22万亿,复合增速12.5%,占GDP的比重从5.22%提升至7.1%,整体行业增速呈现下降趋势,当然如果大家把GDP增速也放到这个图里就会发现与医疗卫生费用增速是同向变动,医疗卫生费用的增速总体是长期明显高于GDP增速,也就是说相比于经济总量,医药行业确实呈现长期的“超额收益”。增长趋势我们认为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行,但有一个基本的逻辑我们认为不会改变,那就是医疗行业的增速还是会确定性的高于GDP的增速,医疗健康的需求增长会长期好于大部分的消费品。医疗卫生费用主要包括政府、社会和个人三部分的支出,个人卫生支出比较好理解,就是居民自费的所有医疗支出;政府卫生支出也比较好理解,包括对医疗服务机构的各种财政补贴、医疗保障补助以及其他行政开支;社会卫生费用则是包括国家医保支出、商保支出、社会办医支出、社会捐赠、行政事业性收入等。由上图可见,不考虑2020年疫情的特殊情况下,我国医疗卫生支出有两个主要的趋势,个人卫生支出的占比在持续下降,由2012年的34%下降至2019年的28%,同时社会卫生支出占比持续提升,从36%提升至44%,而政府卫生支出在2017-2019年有所下降,但在疫情来临时又实现了快速的提升,2020年政府卫生支出合计2.2万亿。

......

去年以来随着医药板块的大跌,有多种看空行业的观点,其中之一就是认为2020年以来的抗疫支出(核酸、疫苗、方舱、治疗等)消耗了大量医保资金,导致医保控费的压力进一步增加,那么真实的国内医疗行业、真实的医保收支情况究竟如何?本文给大家展示一组数据。


01

中国医疗费用结构分析


首先来看中国医疗卫生总费用的情况,自2012年的2.8万亿增长至2020年的7.22万亿,复合增速12.5%,占GDP的比重从5.22%提升至7.1%,整体行业增速呈现下降趋势,当然如果大家把GDP增速也放到这个图里就会发现与医疗卫生费用增速是同向变动,医疗卫生费用的增速总体是长期明显高于GDP增速,也就是说相比于经济总量,医药行业确实呈现长期的“超额收益”。增长趋势我们认为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行,但有一个基本的逻辑我们认为不会改变,那就是医疗行业的增速还是会确定性的高于GDP的增速,医疗健康的需求增长会长期好于大部分的消费品。医疗卫生费用主要包括政府、社会和个人三部分的支出,个人卫生支出比较好理解,就是居民自费的所有医疗支出;政府卫生支出也比较好理解,包括对医疗服务机构的各种财政补贴、医疗保障补助以及其他行政开支;社会卫生费用则是包括国家医保支出、商保支出、社会办医支出、社会捐赠、行政事业性收入等。由上图可见,不考虑2020年疫情的特殊情况下,我国医疗卫生支出有两个主要的趋势,个人卫生支出的占比在持续下降,由2012年的34%下降至2019年的28%,同时社会卫生支出占比持续提升,从36%提升至44%,而政府卫生支出在2017-2019年有所下降,但在疫情来临时又实现了快速的提升,2020年政府卫生支出合计2.2万亿。政府卫生支出的结构方面,政府卫生支出的大头主要用在医疗卫生服务支出和医疗保障支出两部分,如果不考虑2020年疫情导致的医疗卫生服务支出超额支出2000亿,2012-2019年医疗卫生服务支出复合增速12.5%、医疗保障支出复合增速12.2%,二者基本维持趋近的增长水平。财政对医疗服务机构的补贴的影响力,可以从这个图中可见,这是2020年国内医疗机构的收入和支出情况的数据,后面三列分别是财政补贴收入占比、医疗机构利润率以及扣除财政补贴后的利润率。如果不考虑财政补贴,能实现盈利的医疗机构只有美容医院、眼科医院、整形外科医院、口腔医院,另外骨科医院、肿瘤医院、血液病医院勉强盈亏平衡(净利率±1%),其他医院一律亏损,综合医院平均亏损7%,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亏损幅度甚至可以达到57%,传染病医院、麻风病医院、结核病医院、职业病医院等主要承担社会责任、但创收能力较差的医疗机构收入中财政补贴占比超过40%,由此可见财政支出对医疗行业的重要性,这里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医疗服务的公用事业属性。个人卫生支出自2012年的965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9959亿元,复合增速只有9.5%,增速明显低于医疗行业增速,也明显低于政府和社会医疗卫生支出增速,这也是行业长期趋势,也既常规诊疗的自费比例会长期呈现下降趋势,如美国的自费比例平均只有20%以下,而国内仍然在30%左右。即便个人卫生支出增速只有9.5%,也明显高于GDP增速和人均收入增速,2012-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复合增速7.5%,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复合增速10.1%,图中两条折现分别是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医疗保健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近年均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这也就是我们上文讲到的“医疗健康的需求增长会长期好于大部分的消费品”。最后来看最重要的社会卫生支出,其中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支出占大头,占比在2013年最高达到84%,逐渐将至2020年的69%左右,也既商保、社会办医、社会捐赠等的占比持续提升。国家医保支出的增速呈现逐年降速的趋势,2020年以前基本维持在12%-15%的增速,2020年疫情对常规诊疗冲击较大,导致医保支出增速出现断崖式下跌。国家医保基金支出与全国医疗卫生费用支出的增长趋势基本保持一致,自2013-2020年间来看,国家医保支出占全国医疗卫生费用的比重基本在30%±1%上下波动。


02

国家医保收支分析


国家医保承担的是全民普惠医疗的重任,截至2021年底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64亿人,包括城镇职工医保3.54亿人、城乡居民医保10.1亿人,医保基金的稳定运作关乎绝大部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对于大部分股票投资人来说或许普遍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中产,很多人不太能理解医保对于收入水平较低的老百姓的意义。国家医保的运作核心是稳定、广覆盖、可持续。2021年全国医保基金收入2.87万亿同比增长15.55%,2019-2021年收入复合增速8.4%;2012-2021年医保基金收入复合增速13.31%,高于全国医疗保健支出复合增速12.5%,略高于期间医保基金支出复合增速13.2%。其中,城镇职工医保收入自2012年的6062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9万亿,复合增速13.5%;城乡居民医保收入自3262亿增长至2021年的9742亿,复合增速12.9%。2021年全国医保基金支出2.4万亿同比增长14.16%,2019-2021年复合增速7.33%,主要是常规诊疗的门诊量和住院量至今仍未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因此复合增速相较2019年以前仍然是呈现下台阶的增速,当然预计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广泛的执行带量采购后对部分药品价格的压降节约了部分医保支出。从更长的时间来看,国内医保支出的结构调整不是这两年药品和高值耗材集采后才开始的,我们统计了多种疾病的治疗费用结构数据,以下图急性心肌梗死为例:急性心肌梗死的出院患者,人均治疗费用自2012年的1.68万元增长至2020年的3.02万元,市场规模自14亿元增长至180亿元,行业复合增速高达37.5%,但同时药费从4800下降至4400,占比自29%下降至15%,材料费占比从50%下降至46%,检查费自9%下降至6%,而手术费占比自12%提升至15%,展现出费用结构的调整趋势是提升技术性服务的占比、降低药耗、检查和依赖大型医疗设备的费用占比。2018年新医保局成立,开始进行药品集采,其中重要的背景,一个是2017年开始新农合全部划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使得2017年后参保人数大幅飙升,医保支出压力骤增;另一个就是2017年开始进行的医保谈判将大量的创新药纳入医保目录,导致医保支出增加,2018年医保支出增速是14.34%,明显高于2015-2017年的支出增速,同时2018年的医保收入增速只有11.86%,明显低于过去三年的收入增速。原本医保当年的结余在2018年就已经见顶,但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常规诊疗受损,反而导致医保的结余在2020-2021年再创历史新高——在2021年新冠疫苗接种消耗1000多亿医保资金的情况下,这一点其实和大多数人认为的疫情导致医保进一步亏空的观点完全相悖。2022年1-3月,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合计收入8313.73亿元同比增长9.85%,合计支出4583.98亿元同比下降9.04%,2022Q1结余3729.75亿元同比增长47.49%。当然,这种趋势是不可延续的,疫情终将过去,常规诊疗终将恢复,我们不可能始终在疫情这种状态下去“节约医保费用”,也既医保收入增速随GDP增速放缓而放缓、医疗需求随人口老龄化持续增加,会使得医疗的总盘子以高于GDP的增速持续扩张、医疗的价格会长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医疗的效率需要持续提升。截至2021年底,我国医保基金的累计结余是3.61万亿,同比增长14.67%,全国医保可支付时长延长至18个月,相比2012年增长55%。


03

医药行业长期方向?


时间、篇幅所限,关于医药行业属性的讨论,在后续文章中分享,这里简单总结一下对以上数据的思考。首先,到2022年,中国医疗产业会成为一个接近9万亿产值的产业,其中个人卫生支出约2.5万亿,行业整体长期呈现出相较GDP增速有超额收益,对于这样一个产业动辄就说没有希望,符合常识吗?其次,股价下跌是否代表行业没有希望?某头部医疗机构股价最高点至今下跌50%,2022年动态PE仍然有60倍;另一头部医疗机构股价最高点至今下跌70%,2022年动态PE仍然有50倍;某制药龙头估值相较业绩受集采大幅冲击前、某医疗器械龙头估值都还在30-35倍,股价相较最高点分别下跌70%和40%;某眼科耗材龙头股价最高点至今下跌50%,2022年动态PE85倍;某生物制药耗材细分龙头股价最高点至今下跌42%,2022年动态PE90倍。我们必须要客观的认识到,当前很多市值的毁灭,包含的是在2019年行业估值修复后,2020-2021H1这一年半间行业的估值全面泡沫化,而市场总是在钟摆的两端摆动,从一端到另一端,从极致乐观到极致悲观。我们经常举一个例子,日本市场,我们现在经历的东西,日本市场大多经历过,1950年的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只有5%,1980年占比提升到9%,2017年这个比例已经提升到了27%,在此期间日本人口数量从8000多万增长到接近1.3亿。与之相对的是,1960年日本的平均寿命是68岁,1990年是79岁,2017年提升至84岁。日本的医疗保障事业也是政府主导,在上世纪70年代实现全民医保,随后随着经济增速放缓而终止了医疗行业粗犷的发展,转而进行医疗控费,采取的方式包括提高仿制药使用比例、仿制药循环降价、推行按床日付费、提高医药分业率,对应国内的仿制药集采、DRGs/DIP支付方式改革、药品耗材零加成等,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医疗行业指数长期跑赢大盘指数3倍以上。相信常识。风险提示:本文仅讨论行业/公司经营情况,投资需综合考虑公司经营、估值、管理层等多方面因素,建议读者审慎参考,本文不作为投资依据,不建议大家根据本文做出投资计划。
文章来自#赚美了#,一个专注价值投资的投研平台,www.zhuanmeile.com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由网络合法获得,版权归原撰写方所有,其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亦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处理。

有话要说

  



客服微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