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投资策略

#投资策略#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瑞东:产业向越南转移对中国影响有多大?

栏目:投资策略 作者:ZML 时间:2022-06-07 13:21:11

目前中国向越南转移的产业主要集中在纺织、家具以及机械电子的低端组装链条上,这背后既有国际巨头的产业链调整,也有中国部分企业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在这一背景下,未来中国出口增速将呈现出持续的结构分化现象,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中枢继续下行,高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仍能保持相对较高水平,或成为中国未来出口的重要支撑。来源:新财富杂志(ID:xcfplus)作者:高瑞东(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2022年以来,由于国内供应链受到局部地区疫情的阶段性扰动,叠加东盟复工复产加快推进,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

......



目前中国向越南转移的产业主要集中在纺织、家具以及机械电子的低端组装链条上,这背后既有国际巨头的产业链调整,也有中国部分企业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在这一背景下,未来中国出口增速将呈现出持续的结构分化现象,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中枢继续下行,高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仍能保持相对较高水平,或成为中国未来出口的重要支撑。

来源:新财富杂志(ID:xcfplus)
作者:高瑞东(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



2022年以来,由于国内供应链受到局部地区疫情的阶段性扰动,叠加东盟复工复产加快推进,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在服装、家具等领域对中国出口形成明显替代。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期间,中国约有5%的纺织品、7%的家具品、2%的机电品订单份额转移到以越南为代表的东盟国家。

短期看,订单转移拖累下,预计中国二、三季度出口增速分别回落4和2个百分点。长期看,大国博弈以及产业链重构下,部分产业转移已是趋势,并将对中国出口结构产生长期影响,未来,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中枢会趋于下行,但高技术链条将成为重要支撑。

整体看,中国与越南产业链更多是互补关系,伴随人力成本与国际分工地位的提升,中国产业链中某些加工组装环节的外溢是必然。现阶段越南制造业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比如电器加工、制鞋、箱包制造等。从贸易结构看,越南出口的产品以纺织品等为主,高新技术产品很少。当前中国已经加入RECP并担任主引擎角色,中越两国产业互补带来的贸易规模和优势将会进一步提升。

01
越南工业生产逐步修复,近期外贸表现亮眼
近期越南疫情状况明显缓和。2021年12月以来,在全球奥密克戎毒株蔓延下,越南经历了一轮较大的疫情反弹,单日新增病例一度达到27万例,感染高峰出现在2022年2月至3月。2月1日至3月31日,越南累计新增确诊病例729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4716例,相比2021年三季度的德尔塔疫情,此轮疫情扩散规模更大。4月以来,在经历感染高峰后,奥密克戎扩散明显放缓。4月30日,越南单日新增已由3月31日的13.8万例降至1.36万例,到5月24日,这一数字已降至1632例,越南疫情已出现明显缓和。

伴随疫苗接种覆盖率提升与疫情扩散放缓,越南的疫情管控已大幅放松。越南的防疫放松始于2021年9月末,在经历德尔塔疫情扩散高峰后,越南逐步放开封锁措施,改变防疫策略,并于2021年11月启动新冠疫苗护照计划,放开入境限制,这也导致此后奥密克戎在越南的迅速蔓延。2022年3月,尽管疫情仍未得到明显控制,但是并未阻碍越南继续放开的步伐。3月15日,越南对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游客恢复了15天内的免签证入境。4月16日,越南卫生部对密切接触者的定义进行调整,一定程度放松了密切接触者的隔离防范措施。



2022年3月以来,越南的工业生产恢复加快。从越南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2022年2-4月,越南的工业生产保持相对较高景气,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速持续处于9%以上区间,已基本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从制造业景气水平来看,2022年1-4月,越南制造业PMI也持续处于景气临界线以上。2022年一季度,越南GDP同比增长5.03%,其中第二产业(工业和建筑业)增长6.38%,是经济增长的核心推动因素。

工业生产逐步恢复下,近期越南外贸表现亮眼。根据越南海关数据,2022年1-4月,越南出口累计同比增长16.45%,进口累计同比增长15.7%,在2021年上半年出口高基数情况下,越南外贸总体保持高景气态势,并高于疫情前增速。分产品来看,能源与化学纸品、轻工纺织制品与电子机械制品是出口高增的主要来源,2022年4月,能源与化学制品、轻工纺织制品与电子机械制品出口额同比分别增长61%、29%、34%,并且2-4月持续处于增长态势。




疫情错位冲击下,近期国内部分订单、产业向越南转移,引发市场担忧。2022年3月以来,本土疫情出现明显反弹,且病毒传播呈现出点多、面广、频发三大特征。疫情扰动使得国内工业生产受到一定影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落,降至47.4%,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持续跌至41.9%,分别比3月下降2.1和6.5个百分点,均继续低于荣枯线,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全面放缓,出口增速也大幅回落。

2022年4月,中国出口(以美元计)单月同比增3.9%,低于3月10.8个百分点。从环比来看,4月出口环比增速-1%,远低于历史同期7%的均值(2018、2019、2021年)。从分项来看,4月出口增速回落较大的品类,主要是电子设备、机电产品及汽车船舶;消费品方面,服装和纺织品,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2%和1%,相对3月下滑9个和21个百分点。

事实上,2021年底以来,随着海外加速开放,供应链逐步修复,中国占美国总进口的份额已经开始逐步回落,3月的国内疫情散发,进一步加速订单转移的趋势。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21年12月以来,美国自中国进口的份额逐步回落,由2021年12月的19.8%,回落3.2个百分点至2022年3月的16.5%。而同期美国自东盟的进口份额则由10.2%上升0.8个百分点至11.0%。疫情扰动下,预计4月份出口订单份额的转移会继续加大。

分类别来看,以越南为首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承接我出口中的皮革品类、纺织品类、鞋帽品类、机电品类以及家具品类。具体来看,2021年9月至2022年3月,美国自中国进口的上述五个品类的份额分别下滑8.4、10.0、6.4、4.1、11.4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自越南进口这些品类的份额分别提升3.3、3.1、5.0、0.8、5.1个百分点。




2021年以来,为了吸引外资,越南不断释放积极信号。三星、诺基亚、英特尔、富士康、和硕、纬创、乐高等全球巨头企业2022年初选择继续在越南追加投资。亚洲开发银行(ADB)驻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安德鲁·杰富瑞(Andrew Jeffries)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地缘政治波动造成的影响下,全球投资流量有所减少,但预计流入越南的外国投资资金仍会强劲增长。

我们以美国进口数据为依据,统计了美国自中国和越南进口的份额变化,来追踪中越两国的出口替代趋势,并对已经发生的产业转移做测算,来评估中国部分订单、产业向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转移,对中国造成的影响。

02
中越出口替代:与两国疫情形势相关,疫情以来经历三次轮动
自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和越南出口受供应链扰动及外需修复影响,共计经历过三次较为典型的出口轮动替代。

阶段一:2020年一季度,中国遭遇疫情冲击,部分产业订单转移至越南;二季度,越南受疫情波及,制造业受挫,彼时中国疫情控制较好,产能率先修复,部分新增订单回流至中国企业。

2020年一季度,新冠疫情发生,中国供应链受到较大冲击,制造业受挫,供给端收缩致使出口出现负增长,2月中国对美出口同比下降31.2%。而同期,越南受疫情扰动较小,对美出口同比增长13.9%。3月,美国经济遭受疫情冲击,消费需求转弱,对中越进口份额普遍减少。

2020年二季度,美国财政刺激计划生效,耐用消费品进口需求增加。此时越南遭受疫情冲击,制造业PMI大幅低于荣枯线,新订单承接能力弱。同期,中国疫情形势明显好转,复工复产逐步推进。伴随一系列稳疫情、保增长政策出台,中国供应链持续修复,出口实现较快恢复。美国自中国进口份额由2020年2月的13.0%上升至2020年5月的22.7%,实现较快增长。

2020年下半年,越南疫情逐步好转,此时美国财政刺激效应延续,因而对中越两国进口份额均有提升。2020年11月,美国自中国进口份额为21.5%,较2019年同期上升3个百分点。同一时段,越南则仅由2019年11月的2.8%上升至3.8%,上升了1个百分点。



阶段二:2021年三季度,德尔塔毒株在越南扩散,订单再次回流中国。

2021年上半年,越南疫情控制较好,1-5月的制造业PMI持续位于荣枯线以上。工业生产稳定,出口有所回升,对美出口份额维持在3.6%左右。同期,受2019年贸易摩擦的滞后影响,2021年6月中国占美国进口产品份额由2020年12月的19.8%回落至17.0%,下降较为明显。越南及中国出口表现普遍逊于2020年下半年水平,这是由于美国国内疫情放缓,进口结构由消费品转为资本品的轮换导致,属于正常的进口结构份额调整。

2021年三季度,德尔塔病毒的扩散极大冲击越南制造业,2021年8月制造业PMI指数仅为40.2%,大幅低于荣枯线。越南出口增速放缓,由2021年6月的41.8%下降至2021年9月的7.3%。同期,中国疫情防控较为出色,工业生产稳步推进,2021年8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就美国进口份额比重变化看,2021年9月,越南由2021年5月的3.8%回落至3.5%,而同期,中国由2021年6月的17.0%上升至20.1%,呈现出明显替代效应。



阶段三:2022年3月以来,国内本土疫情多点多面散发,而同期越南生产恢复较快,外贸表现亮眼,部分产业订单转移至越南。

2022年3月以来,中国本土疫情反弹明显。为阻断疫情,国内多个城市采取严格管控举措,工业生产短期受到一定影响。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制造业PMI降至47.4%,环比下降2.1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全面放缓。出口也受到较大影响,2022年3月,美国自中国进口份额回落至16.5%,较2021年9月下降3.6个百分点,估计4月会进一步回落。

同期,越南疫情明显缓和,叠加防控措施不断放松,工业生产恢复较快。2022年3月份,越南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9.1%,制造业PMI为51.7%,位于景气区间,美国自越南进口的份额由2021年9月的3.5%上升至4.0%,自东盟进口的份额由10.4%上升至11%,出口表现亮眼。



从结构上看,越南对中国的出口替代更多体现在轻工产业,如纺织品、鞋帽品、家具产品,其中,纺织、家具领域订单替代最为明显。借助2020-2022年美国对中越进口产品的份额变化数据,我们对上述产品的出口替代效应分析。

第一类是纺织品、鞋帽品,2021年三季度约3%纺织订单、10%鞋帽类订单份额回流中国,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约5%纺织鞋帽份额再次转移至越南为代表的东盟国家。

2020年二季度,越南受疫情影响,订单承接能力弱,2020年6月,美国自越南进口纺织产品、鞋帽产品份额降至11.5%、28.4%,较4月分别下降0.3、4.0个百分点,东盟则分别降至17.4%、38.3%,较4月分别下降3.5、6.6个百分点。同期,中国产能修复,份额分别上升至52.6%、47.1%,较4月分别上升10.3、4.0个百分点,订单出现显著替代效应。

2021年上半年,越南疫情形势好转,复工复产逐步推进。2021年4月,美国自中国进口纺织、鞋帽份额分别回落至23.9%、41.0%,低于2019年10月贸易摩擦时期的30.8%、48.6%。同期,越南份额分别上升至13.7%、26.3%,较2019年10月分别上升0.5、1.5个百分点。数据表明,自2019年10月(疫情前)至2021年4月,中国已向越南转移约0.5%的纺织品份额以及约1.5%的鞋帽品份额。

2021年三季度,越南受德尔塔疫情影响,供应链遭受冲击。2021年7-9月,美国自越南进口纺织、鞋帽产品份额分别由7月的13.1%、26.8%下降至11.9%、17.0%。同期,美国自中国进口纺织、鞋帽产品份额则分别由7月的30.1%、45.7%上升至33.3%、54.4%,相关产品订单回流中国,再次呈现出口替代效应。

2022年3月以来,中国受疫情扰动,工业生产短期内受到影响。3月美国自中国进口纺织、鞋帽产品份额分别降至23.3%、48%,较2021年9月降低10、6.3个百分点。同期,美国自越南进口纺织、鞋帽品份额较2021年9月分别增加3.1、5.0个百分点,东盟份额则较2021年9月分别增加4.8、4.7个百分点,呈现了较为明显的出口轮动替代效应。



第二类为家具类,2021年三季度,约10.3%家具订单份额回流中国,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约7%份额再次转移至越南为代表的东盟国家。

2020年二季度,越南受疫情影响,供应链修复缓慢,2020年6月,美国自越南进口家具产品份额由4月的15.2%下降至10%,下降5.2个百分点。美国自东盟进口份额降至15%,较4月下降7.6个百分点。同期中国供应链及产能修复,美国自中国进口份额上升至54.1%,较4月上升4.6个百分点。

2021年上半年,越南疫情形势好转叠加中美贸易摩擦滞后效应,2021年4月美国自中国进口家具产品份额仅为47.9%,较2019年10月的54.8%下降了6.9个百分点。同期,美国自越南及东盟进口家具产品份额分别为13.8%、20.5%,较2019年10月分别上升3.5、4.6个百分点。数据表明,自2019年10月至2021年4月,在家具产品分项,中国已向越南转移约3.5%的美国进口份额。

2021年三季度,越南疫情造成供应链扰动,部分家具订单回流至中国。2021年7-9月,美国自越南进口家具产品份额由7月的15.1%下降至9.4%,同期,中国家具产品份额由7月的49.4%上升至59.7%,约有10.3%的份额回流至中国。

2022年3月以来,中国受疫情影响,美国自中国进口家具产品份额为48.3%,较2021年9月下降11.4个百分点。同期,越南及东盟家具产品份额则较2021年9月分别上升5.1、6.9个百分点。



第三类为机电产品,2021年三季度,约1%的机电品订单持续向东盟国家转移,2021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约2%份额转移至越南为主的东盟国家。

相比前两类产品,越南、东盟在机电产品领域对中国出口替代效应并不明显,主要原因是越南在这一产业的布局处于初始阶段,产能难以大幅扩充。近年来,由于部分电子巨头在越南设厂增加,机电订单持续向越南转移。

2020年二季度及2021年三季度,越南受疫情影响较大,机电产品出口份额仍逆势上行,2020年4-6月从3.7%上升至4.7%,2021年7-9月从4.2%上升至5.3%,均实现约1个百分点的增长。同时段,东盟也实现进口份额持续增长,在两个时段分别增长1.7及0.9个百分点。

2022年3月份,受疫情短期扰动,中国机电产品占美进口份额为27%,较2021年9月下降4.1个百分点。同期,越南及东盟机电产品份额则较2021年9月分别上升0.8、2.1个百分点,存在部分出口份额的替代。

拉长时间看,2019年以来,中国在机电产品领域的份额向越南及东盟的转移正逐步进行。以2021年4月为例,中国机电产品占美国进口分项份额为28.4%,较2019年10月下降3.3个百分点。同期,越南及东盟机电产品占美国进口分项的份额分别为5.3%、15.3%,较2019年10月分别上升1.8、2.3个百分点。这表明,在2019年10月至2021年4月区间,在机电产品分项下,中国已向越南转移约1.8%的订单份额,向东盟转移约为2.3%的订单份额。

越南对美出口份额大幅提升的背后,是其自中国进口的大幅提升。2021年全年,越南自中国进口总额为1379.3亿美元,较2020年增长21.2%,占越南进口总额的41.5%。从进口结构看,越南自中国进口集中在纺织品、电话及其部件、钢铁及钢铁制品以及塑料制品等,占2021年对中国进口商品总额的27.2%,匹配其对外出口商品种类。

事实上,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国对美出口量下降,而越南为主的东盟国家对美出口量显著增长,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的转口贸易,即越南通过从中国进口原材料,在越南本土组装加工,从而出口至美国。以2019年数据为例,2019年越南对美出口额同比增长29.1%,同期中国对美出口额同比下降12.5%,但与此同时,中越贸易顺差迅速上升,2019年中越贸易顺差为337.4亿美元,同比增长69.2%。从越南自中国进口份额来看,2019年越南自中国进口份额达到38.6%,2020年升至43.3%,改变了2014年以来的下降态势。因此,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至越南的转口贸易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越南至美国出口量的高速增长。



03
向越南产业转移:哪些产业,影响多大?
中国的产业外移大多集中在纺织服装、家居建材和消费电子等行业,而纺织服装和家居建材行业向越南的产业链转移早已有之。整体看来,中国向越南的产业转移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产业链转移集中在服装鞋帽等纺织类劳动密集型企业,且大部分已转移完成;第二阶段主要是木器及家居企业,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国内家居巨头早已布局;第三阶段的转移集中在苹果等消费电子企业的低端组装环节,2018年后转移效应显著。

第一阶段:纺织类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部分已转移。

2010年起,中国服装纺织类企业向越南转移的效应逐步凸显。2010年之前,美国自中国进口的纺织类产品份额迅速上升,纺织品类份额由2005年24.5%上升14.5个百分点至2010年的39%,而同期美国自越南进口的纺织类产品份额则变化不大,仅上升3.4个百分点至6.4%;2010年之后,纺织类行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趋势逐渐显著,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人力成本逐年上升,而越南的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造就了纺织产业越南方面的相对比较优势。

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10-2019年间,中国向越南转移的纺织类产品份额约为6%,鞋帽类产品份额更是达到15%左右。2010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纺织类产品和鞋帽类产品的份额分别达39%和76.5%,而越南两类产品份额仅占6.4%和7.1%。2010年之后,中国纺织鞋帽类行业逐步向越南转移,到2019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纺织类产品和鞋帽类产品的份额分别为32.6%和53.4%,分别减少6.4和23.1个百分点,而越南两类产品分别增加5.7和15个百分点,达到12.1%和22.1%。2020年至2022年间,由于疫情扰动,中国和越南纺织产品出口份额发生了替代效应,但从趋势来看,中国向越南转移纺织产品份额的趋势仍然在持续,且在2022年3月以来的本土疫情中,这一份额转移有所加剧。



第二阶段:木材及家居企业,国内巨头早已布局。

2005年起,由于美国对华征收反倾销税,中国家具企业开始布局向越南转移。2004年,美国发布公告,对华木制卧室家具作出肯定性反倾销终裁。2005年,美国修改对华涉案产品的反倾销终裁并发布反倾销征税令。此后,美国分别于2010年和2017年两次延长了征税期限,分别对应中国家具类企业向越南转移的两次浪潮。中美贸易发生摩擦后,美国对中国价值340亿美元商品加征了25%的关税,进一步加速了家居企业的外移。



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09-2019年间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家具类产品份额约为6%,木材类产品份额约为2.5%。2009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家具类产品和木材类产品的份额分别高达68.0%和25.5%,而越南两类产品份额仅占2.7%和0.5%。2009-2018年是中国家居企业向越南转移的第一波浪潮。中美贸易发生摩擦后,第二波浪潮的转移现象更为显著。到2019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家具类产品和木材类产品的份额分别为55.1%和17.1%,分别较2009年减少12.9和8.4个百分点,而越南两类产品份额分别增加6.2和2.4个百分点,达到8.9%和2.9%。

2020年至2022年间,由于疫情扰动,中国和越南木材及家居产品出口份额发生了替代效应,但从趋势来看,这一领域的转移仍然在持续。



第三阶段:消费电子企业,低端组装环节逐步转移。

2018年起,中国消费电子企业向越南转移的效应逐步显著。2005-2018年间,美国自中国进口的机械零部件产品份额迅速上升,由2005年的24.9%上升至2018年的36.6%,而同期美国自越南进口的机械零部件产品份额则变化不大,由2005年的0.1%上升1.8个百分点至1.9%;2018-2021年,中国消费电子企业向越南转移的效应十分显著。究其原因,一方面越南有相对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另一方面在于中美贸易摩擦导致越南具有更优惠的关税政策,两方面因素使得越南对消费电子企业的低端组装环节更具吸引力。

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18-2021年间,中国向越南转移的机电零部件产品份额约为4%,且趋势仍在持续中。2018年,美国自中国和越南进口的机电零部件产品份额分别为36.6%和1.9%;到2021年,美国自中国和越南进口的机电零部件产品份额分别为29.7%和5.6%,中国减少6.9个百分点的份额,而越南则相应增加了3.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订单向海外有所转移,但部分仍是中资企业在承接。过去十几年间,中国在消费电子产业地位不断提升,经历了从生产低附加值零件、为国外终端品牌代工到切入高附加值生产环节、国内终端品牌跻身世界前列的转变。

以苹果公司为例,2018年苹果200大供应商中,有150家公司在中国大陆设厂,数量达358家(占比46.4%),到2020年,工厂数量减少至259家(占比42.5%);而2018年在越南投资设厂的苹果供应商仅有17家(占比2.2%),到2020年,在越南设厂的公司增加到23家(占比3.8%),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企业达到7家,占据近1/3的比例。


04
向越南产业转移对中国影响几何?
通过前文的分析,我们发现,近年来中国向越南的产业转移一直在进行,且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加剧了这一趋势,从产业来看,也逐步由之前的轻工类产业(服装、家具等)转变到机电类产业。

产业转移的背后,部分是中资企业的产业重新布局,也有相当部分是国际跨国企业产业链的重新布局,这或对中国未来出口结构和经济产生影响。

(1)短期看,向越南为代表的东盟国家订单转移背景下,预计中国二、三季度出口增速大幅回落,向越南订单转移的趋势或拖累中国二、三季度出口增速分别回落4和2个百分点。

疫情扰动下,2022年3月,美国自中国进口份额已相比上月下行2.2个百分点, 预计4月份订单份额下行会继续加大,或继续下行3个百分点至13%。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21年12月以来,美国自中国的进口份额逐步回落,2021年12月为19.8%,2022年2月回落至18.7%,2022年3月回落至16.5%,参考2020年2月情形,预计2022年4月或回落至13%。这些订单将部分转移到以越南为代表的东盟国家,2022年3月美国自越南进口订单份额上升4.0%,预计4月会进一步上升,达到4.5%左右,此后或维持4%以上份额水平,相比2019年12月提升1个百分点以上。

近期在国内疫情好转,复工复产推进下,部分订单或再次回流,但难以恢复到2021年下半年的份额水平(19.1%)。5月以来,国内本土疫情已明显好转,部分地区逐步推进复工复产,但恢复到2021年同期生产情况尚需时日。随着国内生产恢复,部分转移至东盟国家的订单或回流,但难以恢复到2021年下半年份额水平(19.1%)。原因在于,2021年下半年越南疫情严重,部分订单转移到中国,从而带动中国出口高增。现阶段越南已改变防疫策略,疫情已现明显拐点,工业生产推进较快,将与中国在出口低技术链条持续展开竞争。

因而,在2021年二、三季度出口高基数以及大比例订单回流中国的背景下,预计2022年中国二、三季度出口增速将持续回落,向东盟国家的订单转移,或拖累中国二季度出口增速下行4个百分点,拖累三季度出口增速下行2个百分点。

(2)长期看,地缘因素以及产业链重构下,部分产业转移是趋势,将对中国未来出口结构产生长期影响,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中枢会下行,高技术链条将成为出口重要支撑。

从目前中国向越南转移的产业来看,主要集中在纺织产业、家具产业以及机械电子的低端组装链条,其中既有国际巨头的产业链调整,也有中国部分企业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在这一背景下,未来中国出口增速将呈现出持续的结构分化现象,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中枢将持续下行,高技术链条出口增速仍能保持相对较高增速,或成为中国未来出口的重要支撑。

整体看,中国与越南产业链更多是互补关系,伴随人力成本与国际分工地位的提升,中国产业链中某些加工组装环节的外溢是必然。现阶段越南制造业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比如电器加工、制鞋、箱包制造等。从贸易结构看,越南出口的产品以纺织品等为主,高新技术产品很少。当前中国已经加入RECP并担任主引擎角色,中越两国产业互补带来的贸易规模和优势将会进一步提升。

- END -
本文所提及的任何资讯和信息,仅为作者个人观点表达或对于具体事件的陈述,不构成推荐及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承担据此进行投资所产生的风险及后果。

新财富2022年5月号·电子版
《中国顶尖民企离世界一流有多远》

(点击海报可直接购买,下单请备注邮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由网络合法获得,版权归原撰写方所有,其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亦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处理。

有话要说

  



客服微信

分类栏目